心里有个朴智旻

白光

*随手乱打
*不知道在写什么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他坐在羊毛地毯铺成的地板上,看着窗外天色一点点暗淡下来,直到黑暗将他吞没,面前的手机成了唯一的光源。
他偶尔在这样时光的间隙中思考人生的真谛,然而即使有情绪在他的胸腔翻腾呐喊,他脑子里也空白一片,他察觉到内心深处自己在嘶吼着什么,却完全听不清楚,像是隔了层雾,语句在其中发散蒸腾,最后能听到的不过是仿佛小儿咿呀学语一般的声音。
他好像忘记了很重要的事情。
意识到这一点以后他的脑袋突然剧烈的疼痛了起来,像是活生生被人劈开了一般,他痛的抱住脑袋在地板上蜷缩成一团,疼痛却没有因此而减轻。
呻吟从他口中逸出,惊动了旁人,有男人匆匆赶来,将他从地上扶起来圈在怀里。他像是找到了救星一般抓住了男人的手腕,直直盯着男人的眼睛,他眼角通红,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在夜色中活像个野鬼,声音更是凄切尖锐:“我是谁?”
男人似乎是已经习惯他的失常,手掌在他背后轻拍安抚,极尽温柔的回答他:“你是朴智旻,是我最爱的人。”
“我是朴智旻,我是朴智旻……”他得到了答案,松开了握着男人的手,似乎是陷入了思考,小声的喃喃自语着,眼神又投向窗外,看着虚空中的某一点,眼睛里茫然一片,身体也放松了下来。
男人在旁边轻声叹了口气,接过旁人递来的药片和温水,温柔的哄他吃下,他也就不发一语的乖乖咽了,只是吃完仍旧望着窗外,仿佛与周身的事物都断了联系,像是失去了灵魂的躯壳,毫无生机。
男人爱抚似的摸过他瘦削的脸颊,像是对待一件珍宝,“我不会放你离开我身边的,你只能一辈子陪着我。”男人在他耳边轻声说道。他却好似什么都没有听见,只是疲倦的闭上了眼睛。
男人将他抱起来放回了床上,在他额上轻柔落下一吻,“睡吧。晚安。”
转身离开床榻之时,男人眼底的温柔消失殆尽,余剩一片冷漠的苍凉。“怎么回事?”
旁人战战兢兢,不知如何是好,只得老实回答:“少爷闹着要手机,就给了他,不知道为什么就这样了……”
男人斜睨了那人一眼,直步走到那被遗落在地毯上的手机前,拾起来检查了一番。便看见一个小时前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
“原谅我。”
评论
热度(1)

© 任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