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里有个朴智旻

束手就擒

2


- 和 @苍狗瓜渎 的联文

- 1在这里c1

- 主国旻 九五单箭头

- 和狗瓜风格不太像,磨了很久,暂时先发出来试水,会再修

- 下一次更新应该还是我来


“你可以松开我了。”


离开田柾国视线的时候,朴智旻停下脚步吸了最后两口烟,冷着脸提醒金泰亨。田柾国的突然出现让他心里乱成一遭,无暇顾及自己话说的有多冷淡,他这几年学会的波澜不惊沉着冷静一碰见田柾国就成假大空。


金泰亨闻言愣怔了一下,站定松了手,眉间却覆上郁色。“智旻,”刚刚还上扬的嘴角几乎是立刻垂了下来,颇有几分被抛弃的可怜小狗模样。看着朴智旻冷淡的神色他忍不住将内心想法宣之于口:“你是不是还没放下田柾国?”


朴智旻斜睨了金泰亨一眼,手指间的香烟快要燃到指尖了,灼热带来的痛感让他清醒了一点。他把快要燃尽的烟头扔在地上踩灭,搓了搓指尖,金泰亨问的太过直白,被看穿的感觉并不好受,声音不由得又冷上几分。“金泰亨,我和他的事情不用你插手。”


那我算什么?金泰亨几乎要问出口了,然而问题还是哽在了他的喉咙里,最终还是咽了回去。这三年他好不容易在朴智旻身边稳定了自己的位置,他一直没真正向朴智旻透露过他的心意,现在也不敢冒然,害怕朴智旻疏远他。他对朴智旻和田柾国的那段过去了解并不算多,田柾国这个不稳定因素让他心慌。他看着朴智旻,选择了沉默。


朴智旻看见金泰亨阴沉的表情也知道自己不该这么说,两人气氛被他一句话搞的有些僵硬,他叹了口气,心想自己无能却还要迁怒别人算什么东西,于是放软了语气去讨好金泰亨,半是保证的话也不知道到底是说给他听的还是给自己的。“别担心了,我不会再跟他扯上关系的,回去吧。”


“他要是再这么骚扰你……”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金泰亨在心里默道,垂眸掩去眼睛里的凶狠意味,再抬眼又是清明一片。


“不会有下一次了。”朴智旻伸手捏了捏眉心,低头将军服穿上,晦暗灯光下挺拔的身姿都显得有几分疲倦,金泰亨看着心都绞痛起来,默默攥紧了拳头,半晌又伸展开手指,脸上换上轻松笑容,好似刚才不算愉快的对话都没有发生过,“都听你的,不管这些狗屁了,妈的,回家回家。”说完便自作主张伸手揽过他的肩膀,半带着人就出了酒吧。


回去路上朴智旻头靠着车窗,看着窗外车水马龙,五颜六色的灯光晃的他眼睛生疼,干脆闭了眼睛假寐,脑子里却不由自主的回忆起了当初的事情。


故人重逢了,旧事当然也免不得重提。即使他内心不愿意再和田柾国有所牵扯,但他也知道这事并不能那么简单的就如他所愿。两个人的羁绊太多,没办法那么轻易斩断所有联系。



朴智旻,田柾国两人从小在一个部队大院长大。田柾国他爸是首长,权势滔天。田柾国生下来就是被供着的小少爷,他有个很是优秀的哥哥,家里对他的管教不像对他哥那样严格,反而宠的田柾国无法无天,活像个纨绔子弟。院里和他同辈的,也都差不多和他一个德性,除了一个朴智旻。


朴智旻他爹是田柾国爹手下的兵,军衔不低,两家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查出来有孕,朴母田母都在一个医院里待产,本是邻居,又在同一个病房孕育生命,平时就以姐姐妹妹相称,关系好的不得了。朴母是文艺兵出身,舞跳的漂亮,性子温柔又坚韧,本来和朴父是极为相配的一对璧人,可惜在朴智旻出生后没多久朴父出了意外当了烈士,丈夫去世以后一个人带着孩子并不容易,田家对朴家也多了几分照顾。田柾国出生比朴智旻晚上一个月,两家本来就相熟,田父田母干脆收了朴智旻当干儿子,让田柾国叫他哥,带着一起养着别人也无多话。


朴智旻从有记忆起,大部分时间基本都是在田家度过的。朴妈退伍以后在附近的艺校当舞蹈老师,白天要在学校上班,就把朴智旻留在田家让保姆带着和田柾国一起玩,晚上回来的时候再把他接回去。有时候有什么活动不能及时赶回,就干脆让朴智旻睡在田家。


也许是随了他妈的性子,又天天过着寄人篱下的日子,即使被田柾国耳濡目染,朴智旻也还是一副温柔乖巧的模样,看上去好欺负的很。本来就长得白白嫩嫩像个糯米团子,性子温顺就更让人想搓圆捏扁。田柾国自然也不例外,没事就爱捏捏朴智旻圆嘟嘟的小脸,捏的重了还能看见那双清澈的眼睛里蓄起水汽,撇着嘴要哭不哭的样子。田柾国觉得好玩极了。


虽然小时候的田柾国以欺负朴智旻为乐,却从不允许别人动他一分。朴智旻作为单亲家庭的孩子总要承受一些异样的眼光,外加他的性子在那群少爷里实在算不上合群,再温顺良善在他们眼里不过是攀上首长儿子的孬种罢了。田柾国在时只是开几句玩笑说朴智旻是不是田家给田柾国养的童养媳,暗地里则没少下绊子整他。吃准了朴智旻的性子不会去告诉田柾国,这群人也就越来越肆无忌惮,最后不小心暴露了,田柾国气的按着那群人的头头暴打了一顿。说起来好笑,明明是他田柾国先动的手,最后是对方家长提着礼上门道歉,田柾国双手环着胸冷冷的看着人,“你们应该给朴智旻道歉。”气势是足了,总归是小孩子,场面一时有些诡异,也没人敢笑,最后是田母出来打了圆场,收下赔礼又将田柾国关了三天禁闭这事才算完。


田柾国被放出来的时候就在门口碰见蹲成一团的朴智旻,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田柾国伸脚踢了他一下,问:“你蹲这干嘛呢?”然后就看见朴智旻被踢的踉跄了一下,抬起了头看着他,嘴角上扬像是要笑,眼睛里却又是要涌出泪的模样,田柾国被他这一副表情搞的哭笑不得。“我又没事,你这副样子是要干嘛。”


“都怪我,不然你也不会跟他们打架还被关禁闭呜呜呜呜……”声调一开始还算得上正常,后来就越说越自责干脆哭了起来。田柾国就看着奶团子在自己面前打着哭嗝认错的样子觉得可爱极了,也没有安慰他的打算,等着朴智旻自己哭累了瞪着一双眼睛看着他,眼泪是停了,打嗝却还没能停下来,田柾国就伸手擦了擦朴智旻满是眼泪的小脸,内心嘟囔着到底这人是哥哥还是他是哥哥?“不怪你,以后再有人欺负你就还手打回去。”


朴智旻揉了揉眼眶郑重的点了点头,歪头想了想说:“柾国,我会对你好的。”


田柾国有点莫名其妙,但也没说什么。那个暑假就拉着朴智旻一起报了跆拳道的练习班。


然后两人就在练习班里碰见了金泰亨。说来也巧,金泰亨住的地方里部队大院近的很,三个年纪相仿的小孩友情建立起来过分容易,便约了一起上下课。


朴智旻偶尔回想起来那个时候都会觉得,那大概是人生中最轻松的日子,即使走在烈日炎炎底下,和他们那样心无芥蒂的相处,再如何吵闹也不会觉得难受。


暑假一过,三个人便在同一所初中开始了初中生活。


上了初中,田柾国身体里的纨绔因子就被彻底点醒了,没事就喜欢调戏小姑娘,甚至同时和几个小女生保持着不明不白的暧昧关系,朴智旻看他一天牵一个小姑娘一起回家,也不说什么,反而还帮田柾国擦屁股,没事就替田柾国安慰一下被他伤害的少女心灵。把田柾国感动的稀里哗啦直呼果然是对他最好的哥哥。


朴智旻对他的感谢只是沉默以对,脑子里突然就回想起当初那些人说他是田柾国童养媳的场景,只觉得心里有些郁结。金泰亨作为这段关系中后来的那个,能插手的事情实在算不上多,比起田柾国,他还是更喜欢朴智旻一点,虽然他自己也不是什么安分的主,但总觉得田柾国是个从小爱欺负朴智旻的混球。田柾国这个人,能一起玩,但没法和他交心,朴智旻则像是什么都能包容接纳,和他相处舒服的很。


他知道田柾国对朴智旻很特别,有时候他就像个多余的夹在他们两中间的人,他对此很不开心。田柾国亲近小女生,他就亲近朴智旻,有时候甚至拿田柾国为借口给他和朴智旻创造二人世界,田柾国还真的以为拉走朴智旻是为了方便他更好的泡妞,没少用眼神感谢过他。金泰亨对此只是嗤之以鼻。


那些白痴一样被田柾国耍的团团转的女孩子,哪里比得上朴智旻?


田柾国真的是个傻逼。当初的金泰亨是这么觉得的,现在的金泰亨也依然这么觉得。


初中以后朴智旻也不太会留在田家了,毕竟他也已经长大了不需要田家帮忙照顾,综合这些种种,时间一长,田柾国和朴智旻的关系不由得疏远了一点,没以前那个黏糊劲了。金泰亨看在眼里觉得开心,可没等他开心多久,中考失利这个事情就把他砸懵了。


朴智旻一直是三个人当中成绩最好最稳定的,上个片区一中完全没问题,金泰亨成绩不错,但是比不上朴智旻,田柾国则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上课最常干的事情就是睡觉和玩游戏,但是田柾国家里有钱有权,塞他进个好的高中实在算不上什么事。


于是金泰亨就这样被迫和两个人分开了。本来满打满算怎么也能和他们一起上个一中的,奈何成绩差了那么一点,只能去离家甚远的二中上学,甚至因为太远还只能选择寄宿。金泰亨心里憋屈的要死,朴智旻安慰他好几次说会经常去看他的才平复下来。


田柾国看金泰亨吃瘪心里其实也暗喜着,他对朴智旻没表面上那么不在意,甚至有时候看见金泰亨和朴智旻两个走太近心里总会有点吃味。不管怎么说朴智旻小时候跟着他跟了那么久,怎么那么容易就被金泰亨这小子拐跑呢?丝毫没有考虑到自己成天干的都是什么事,只把他和朴智旻疏远的缘由盖在金泰亨头上。


田柾国顺顺利利和朴智旻上了同一所高中,分到了同一个班。大概是心智稍微成熟了点,田柾国没那么爱逗小女生了,喜欢上了拉帮结派当老大的感觉。年级里不少混子都知道他身份,对于他高一就当老大这事也不敢有啥意见,田柾国当小霸王当的舒服的很,唯一能限住他一点大概就只有朴智旻了。其他人跟他说什么他都当耳边风,只有朴智旻皱着眉头劝他的时候他才会收敛一点。


而朴智旻上了高中以后也飞速的成长起来,眉眼逐渐长开,人也瘦了不少,脸上的婴儿肥都有点不见踪影,下颚线逐渐锋利起来,从软嫩的糯米团变成了有棱角的糯米团。朴智旻本来就生的白净,五官线条精致起来以后更是漂亮的动人心魄。一下子成了学校里最热门的帅哥之一。不是没人打过他的主意,只不过帅哥都和帅哥走得近,打他主意的人最后都被田柾国警告了,朴智旻就成了可望而不可亵玩的那朵白莲花。


朴智旻和田柾国金泰亨混了这几年,性子也没那么软糯容易被欺负了,只是依旧温柔好说话,田柾国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掺和这些事情,最终归咎于自己保护朴智旻成了习惯,身为大哥罩着小弟是必须的,不然好不容易走了一个金泰亨,又被其他人拐跑了怎么办?


田柾国想不通为什么朴智旻怎么突然就变得那么耀眼了,甚至有时候和他对视上心跳都会不由自主漏掉两拍。朴智旻眼睛过于清澈,看着他的时候又满含笑意,田柾国一直觉得朴智旻最好看的就是那一双眼睛,现在更是成了让他不能忽视的存在。平时忍不住就想去逗弄朴智旻吸引他的注意力。


虽然朴智旻从小到大基本都是这么被逗弄过来的,但是直觉田柾国对他的态度有些不清不楚的变化,他也不敢多想,田柾国邀他去田家玩也只当是简单的联络感情,两个人一起打游戏打到半夜,朴智旻干脆就留下来在田家住着了,反正给他的房间还在,直到他洗完澡光着上半身出来看见田柾国有些发愣的表情才觉得有点不对劲。


“你干嘛不穿衣服啊?”没等朴智旻进行人道主义关怀,田柾国倒是清醒过来率先发难了。


朴智旻手里拿着毛巾擦了擦头发,一步步走出来,解释道:“衣服没拿进去。又不是没看过,你介意什么。给你哥我找件衣服穿。”田柾国被噎住了,他和朴智旻小时候都一起洗过澡了,的确没什么好介意的,认命去给朴智旻随便找了件宽松的T恤。


找衣服的时候他回想起朴智旻刚刚那副模样,只觉得耳朵有点发热。刚出浴的朴智旻整个人都湿漉漉的,泛着点热气,头发也是湿的散乱在额前,眸子清亮的很,身前风光坦露,水滴就从他额发顺着腹肌滴下来。初中三年两个人学了三年跆拳道拿了黑带,平时锻炼也没怎么少过,不过田柾国也没想到朴智旻也是有腹肌的人,而且…腹肌还那么好看。


田柾国觉得他有点疯魔了,居然会觉得一个男人的肉体好看。



评论
热度(9)
  1. 别问瑞纳比任宋 转载了此文字

© 任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