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里有个朴智旻

Abigail

非典型国旻

三千字左右更新 汇总 没写完

有微小调整增删

完结以前会一直修改,随便看看


*


朴智旻回家的时候田柾国在和金硕珍一起打游戏。


两个人在客厅玩的热火朝天,甚至都没注意到朴智旻回来了,他也没在意,换上拖鞋从冰箱里拿了一罐橘子汽水便回了自己房间。


朴智旻坐上床,拉开拉环,顺手将拉环套在自己小拇指上。他将汽水倒进床头柜上放着的玻璃杯里,看着气泡一点点的冒上来,炸开在水面。客厅里嬉闹的声音钻进他的脑子里,搅动起混乱的思绪,疲倦如同气泡一样从脚底升腾起来,让他隐约觉得有点头疼。


最终他也没喝下那罐橘子汽水,倒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了一个小时呆,然后陷入昏沉的梦境中。




梦境应该是一种什么样的东西呢?


现实的反映,还是大脑中真实想法的刻画?


朴智旻这些年做了无数个光怪陆离的梦,却没有一次不梦到小学篮球场后的那个花坛。


他想了很久,也没有想出来那个花坛在他人生中意味着什么,为什么总是出现在梦境里,搭配着各种奇怪的剧情和人物,甚至连这些都记不清的时候,他只能想起自己又梦见了花坛。




这次他梦见自己和田柾国在花坛前初遇,少年们相视一笑,他仿佛是上帝视角的那个,看着自己和田柾国在篮球场上肆意挥洒着汗水,从对方手里抢夺篮球的归属权,然后扔进那个篮筐里。


哐当一声。




黑暗里传来织物摩擦的声响,朴智旻后知后觉他已经醒了,而田柾国正在爬上他的床。


“几点了?”他听见自己沙哑的声音在空旷的房间里回荡。田柾国似是惊讶他的敏感,顿了一下动作才回答他。“三四点吧,没注意。”


田柾国打开被子,钻了进来,在他身旁躺平。“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还睡这么早。”


朴智旻翻了个身侧对着他,眼睛又闭上了。“下班就回来了,你和硕珍哥还在打游戏的时候。”


“哦,大概打的太入迷没注意吧。”田柾国翻身把他揽进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抱着,又摸了摸朴智旻的头。


“你以后早点睡觉,熬夜不好。”


“知道了。”声音里不自觉的带上了一点不耐烦。


朴智旻知道自己也许管的太多,没再说话,只是似乎已经睡饱,怎么也没法再次入睡,不想打扰田柾国好眠,只好闭着眼睛冥想。




第一次见田柾国是什么时候?好像是在闵玧其开的酒吧里,孤寡男男干柴烈火,一眼万年。


说起来有点好笑,不过是简单约了一炮,醒来以后却交换了联系方式,每天聊一些趣事,约出来玩,再自然而然的从炮友变成了男朋友。


一切看起来如此水到渠成,让人都忍不住讶异是否被命运安排。




男朋友又是什么呢?固定炮友?爱人吗?


这个年纪总把爱挂在嘴边,但只有做起来的时候才显得有几分真心实意。


至少肉体结合的时候,你能清楚感受到对方因欢愉而引起的震颤。




朴智旻想。


他和田柾国也许根本不太合适。




*


田柾国察觉朴智旻越来越无趣了。


就像是从灵魂开始溃烂,无趣从皮肤表面渗透出来,越发死气沉沉。


两人交流接触变的越来越寡淡无味,尽管如此他也依然在努力履行他身为男朋友的义务,努力配合朴智旻营造出相安无事的氛围。


好在朴智旻工作以后呆在家里的时间并不多,田柾国也不会疲于应付,一个人打游戏显然更快活。何况本来他就有自己的圈子,没有朴智旻,他还有金硕珍和闵玧其。


有时候他也不明白为何朴智旻不愿意再陪着他,宁愿自己一个人坐在房间里玩手机看电影,听着让他觉得烦躁的摇滚乐——不是那种通常意义上的摇滚,朴智旻说那是后摇。


田柾国不懂后摇,也不懂他。




*


冬天在不经意间悄然到临。


朴智旻下班后没选择回家,掉头去了闵玧其的酒吧。天色尚早,酒吧刚刚开门,没什么人,闵玧其站在吧台前,给朴智旻调了杯莫吉托。


“今天怎么来了,不用去陪田柾国吗。”


朴智旻拿着酒杯在手里晃荡,漫不经心的回答:“在打游戏吧,陪不了。”


“又不是没陪过。”闵玧其说。“你两明明也是打游戏熟起来的吧。”


朴智旻动作顿了一下,片刻又恢复了吊儿郎当的模样。


“上班太累,不想玩。”


闵玧其半个身子撑在吧台上看他,半是遗憾的叹息,“行吧。有时候真觉得田柾国暴殄天物,不如你跟我吧,我养你啊。”


他斜睨了闵玧其一眼,没发觉他这句话里有几成真心,喝了半口酒,咕噜吞下,仿佛在喝哪里的劣质啤酒,闵玧其看的眼皮直跳。


“你认识他比我久吧?还想翘他墙角有点过分哦。”


“不过感觉两个人都快撑不下去了,可能早晚都要分了吧。”


朴智旻搁下杯子,手指在吧台上画圈,“除了游戏好像没有别的共同爱好了。”


闵玧其没说话,拍了拍他的肩以示安慰。




*


回家路上朴智旻买了两大袋东西充实冰箱和零食柜。


他做饭手艺一般,偶尔下厨将就,大多数时候两个人都是煮拉面填肚,或者干脆点外卖过日。


提着东西他不好开门,难得按了次门铃,田柾国却不在家,最终还是妥协于现实先放好东西再搜出钥匙开门。


往冰箱里填东西的时候朴智旻给田柾国打了个电话询问去向,手机那头传来噼里啪啦的键盘声和嘈杂的背景音,还能听见熟悉的酒嗓,没等田柾国说话他已经了然,于是换了问法:“你去网吧了?什么时候回来。”


“家里断网了,晚点回去,我在网吧点东西吃。”


“行。”朴智旻挂了电话,把东西都一一整理好,回到客厅用电视看他下在移动硬盘里的电影。




*


电影是04年上映的偷心,四个主演他到现在也只是认识娜塔莉波特曼,当初这个杀手不太冷里的萝莉给人留下了过于深刻的映像,以至于他每次看着长大以后的娜塔莉都有些恍惚。


偷心里的角色和玛婷达有着奇妙的共性,又缺乏了一点小姑娘的灵气,沾染上了成人的污浊,内里却又都藏着她干净纯粹的爱意。


玛婷达的爱情种在庭院里,艾丽丝的爱情被谎言保护,又被谎言击碎。


“我虚伪的真心恐吓你,而你诚实的假意玷污我,我们分享着彼此的不忠,心照不宣。”


电影其实拍的有点无聊,整段整段的对话,没有多余的场景,所有的信息都在言语里,甚至都没有场景之间的过渡,下一刻画面切换或许就是两年后。


朴智旻却很喜欢这种表现手法,能让人专注于主角们的感情宣泄,不会被别的东西转移视线。所以他看了这部电影很多遍,认真揣度人物的心理,但却没能有什么对爱情的解读。


别人的感情看再多遍,也没办法应用到自身上,即使大多数时候都殊途同归。


电影快接近尾声的时候朴智旻接到一个没有备注姓名的电话,低沉性感的嗓音在耳边响起的时候他知道了是谁。


“好久不见啊。”金泰亨说。


“泰泰。”朴智旻还是习惯用这样亲密的称呼去回应他,即使两人关系根本不像从前。


“你还记得我啊。”金泰亨在电话那边傻笑。怎么会那么快就忘记,朴智旻在心里吐槽,距离他们断绝联系不过也就过去大半年而已。


“我最近又失恋了,一个挺可爱的小受,可惜了。”没等到朴智旻的回应,金泰亨干脆自说自话了起来。


“没事的,对的人还没来而已,你还小,总能碰见更好的人的。”朴智旻安慰他说。隔着手机声音听起来有点失真,他听见金泰亨在那边小声的笑。“你明明和我一样大,干嘛老是一副大人的样子。”


现在已经是大人的年纪了啊,泰泰。


“我过完年就从外面回来了,记得带我玩啊,感觉一年过去都变了很多的样子。”金泰亨说。


“行,到时候带你玩。”朴智旻答应的很干脆。


“嘿嘿嘿,就知道你对我好。挂啦。”金泰亨挂的也很干脆。


朴智旻翻出通话记录,给金泰亨的手机号码打上备注,电影正好放到艾丽丝和丹在酒店分手那段,躺在床上的艾丽丝和那个明明不忠却满腹疑虑的男人说。


I don't love you anymore.




在金泰亨和朴智旻表白以前,他们是很好的朋友。


朴智旻对自己的性取向一向不是很在意,他心中理想的爱情不会受这些阻碍。然而他对金泰亨的确没有除了友情以外多余的感情,他隐晦的、直白的、明确的拒绝 过金泰亨,而金泰亨似乎不为所动,死缠烂打,而朴智旻内心不想失去这样一个朋友,也不肯用过分偏激的方式去处理,最后反倒是金泰亨看着朴智旻日渐冷淡的态度,选择了放弃。


“既然不喜欢就拉黑,行不。”

“行。”

然后朴智旻干脆的拉黑了金泰亨的所有联系方式。


实话说他觉得有些许解脱,不是因为终于不用再去应付金泰亨,而是觉得终于不用耽误他了。


他应该值得更好的人,而不是在他身上浪费时间。


既然现在金泰亨已经不喜欢他了,朋友这个身份大概就自动归位了吧。



现在是朋友吧,泰泰。


*


田柾国回来的时候朴智旻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


电视还在循环放着偷心,朴智旻整个人缩在沙发上,小小一只,看起来可怜兮兮,田柾国眉头微不可察的皱了一下。


他关掉了电视,打算把朴智旻带回卧室,碰到朴智旻手臂的时候却被对方缠了上来,自然的揽着他的脖子,田柾国顺势就以公主抱的姿态将朴智旻带了起来。


朴智旻靠在他胸膛,眼睛还闭着,睫毛却抖的厉害。他闷声问“你爱我吗?”


田柾国低头看着他,觉得有点好笑,不知道他到底是睡着还是醒着,“你这是在说梦话吗。”


朴智旻不吭声了,田柾国就当他还睡着,把人抱进了卧室,小心放在床上,盖好被子,又出去把客厅的灯关了,借着手机的光摸回卧室躺在了朴智旻旁边。


“晚安。”


田柾国说。



本应该是如此温柔的一句话,现在听起来却更像是某种最后通告。

他给你的爱意用晚安宣告终结。


朴智旻侧过身去,眼泪划过鬓角埋进了枕头里,连同着心底复杂紊乱的思绪,蒸发在寂静的黑暗当中。



*


“你最近感觉怎么样。”金硕珍问。


“不算太好,就算晚上睡的再早,白天还是嗜睡,打不起精神。”


“失眠吗?”


“大概没?只是睡眠质量不好,很容易醒。”


“田柾国最近倒是老失眠。”


“他以前不也这样吗。”


“所以说又复发了啊。”金硕珍敲敲面前的诊疗本,眉头皱成一团。


朴智旻坐在桌前,弓着腰,十指交叉搁在大腿上,看起来没什么精神的模样。


“刚在一起的时候明明两个人都好了很多,现在怎么又恢复原样了呢。”


“他没跟我说。”朴智旻说,金硕珍没听清,反问了一句。


朴智旻没再重复,“现在这样需要吃药控制吗?”


“暂时不用,没严重到那个程度。田柾国的失眠是个问题,你回去让他有空再来我这一趟吧。”


“行,那我先回去了。”


“路上小心。”金硕珍朝他笑了笑。


朴智旻也笑了,起身去拿衣帽架上的大衣,整理好衣着就走出了金硕珍的办公室。






——和你在一起以后好像都不会失眠了。


——和我在一起能让你变好的话我真的很高兴。


怎么又回到从前了呢。朴智旻瘫在出租车的后排,手臂捂在眼睛上,思考他和田柾国发展到现在到底是因为什么。


他们能在一起其实很大部分托了金硕珍的福,在互不认识以前,金硕珍是两个人共同的朋友,认识以后总能拿他的事情当作笑料互相打趣。


田柾国跟他说过金硕珍是他的学长,也是他的心理医生。他小时候因为父母离异受了很多欺负所以性格一直很孤僻,如果不是遇见了金硕珍带他接触了游戏,或许朴智旻就遇不到他了。


闵玧其也是在玩游戏的时候认识的人,两个人关系很好,爱好也相似。


“除非我所有朋友都放弃游戏了,我才可能不玩了吧。”记忆里田柾国信誓旦旦的说着。


朴智旻并非不能理解他,反而很能体会他的心情。只是他从来不曾为什么而沉迷,所有感情都点到即止不会过分投入,有时候他反而很羡慕这样的田柾国。


和田柾国在一起的时候,除了游戏以外的事情基本都会顺着朴智旻的心思,好似整个人都是为了朴智旻存在,然而朴智旻自觉并不需要这样的全情投入,他更希望田柾国能做他自己想做的事情,他也并不需要田柾国时刻呆在他身边。


说的明白一点,田柾国需要朴智旻,希望朴智旻黏着他,而朴智旻更喜欢自由的,各自有空间的恋爱。


分歧大概从这开始。




*




到家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朴智旻开门以后看着漆黑的客厅下意识喊了一声田柾国,回应他的是无边的沉默。


这些天他早有预感,所以对于田柾国不在家这件事也并没有什么过多的感觉,甚至都懒得给他打个电话询问去向,他自觉对田柾国过于了解。


了解没有用,就像你知道问题错在哪,不会做,结局都一样。


而朴智旻现在连做题的力气都快没有了。




【是不是我不在就好了】


凌晨一点的时候朴智旻躺在床上玩手机,而田柾国还是没有回来。在空间刷到田柾国这条动态的时候朴智旻瞬间就慌了,他几乎是立马爬起来给田柾国打电话,打了两个都没接,又给他发消息。


“你在哪?”


“接电话田柾国”


“你不接我就在外面等着你接”


“外面好冷啊田柾国,接电话好不好。”


朴智旻穿着单薄一身睡衣边发消息边走到客厅外的阳台,今天是阴天,抬头就看见乌黑一片,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只能分辨出厚重的云层。


真的冷死了,朴智旻想,他浑身都在抖,不知道到底是因为慌张还是这破天气。


他蹲在阳台一角,手把着冰冷的栏杆,回想起田柾国和他的种种,委屈的想哭。这些天明明最丧的是他,为什么现在反而是他急着去安慰田柾国。朴智旻边酝酿情绪边想着等会到底该和田柾国说些什么,结果等他都哭过一回了才等到田柾国给他回了个电话。


“喂。”田柾国的嗓音听起来比平时要低沉喑哑的多,朴智旻听到的瞬间就知道他绝对也哭过了。


“柾国,你不在一点也不好,回家好不好,我不跟你闹脾气了,别让我一个人。”


“你现在在外面吗?”


朴智旻吸了吸鼻子,努力挤出来的哭腔现在听起来自然了很多。


“我在阳台呆着呢。”


“赶紧进去吧,这么冷的天气小心又感冒了,我等会就回来。”他声音里满是疲倦,让朴智旻听的心口发酸,“嗯,我等你回来,你路上小心。”


想到了什么,朴智旻又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电话能别挂吗,就这样一直到回来好不好。”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然后拒绝了他,“不用了,我在路上了,有什么话回来再说吧。”



最开始的时候,明明不是这样的。


两个人抱着电话确定关系的最初,傻笑了整个晚上,知道对方和自己心意相通的幸福感简直让人头脑发昏,连麦一起听着彼此的呼吸声入睡到第二天醒来发现手机没电自动断了。后来搬到一起同居,小小的两室一厅到处都有他们的回忆。


一开始朴智旻其实也没把这段感情太当回事,相遇的过程太恶俗,内心总有犹疑,后来却在田柾国的温柔里越陷越深。


安全感却并没有因此增多。


田柾国和他说过的那些都在提醒他,游戏对他很重要,游戏救了他的命。


他却开始对玩游戏感到疲倦。


田柾国学画画,靠着殷实的家境,不用工作,偶尔画一点商稿,自由的很。朴智旻搬过去和他一起住以后没多久就找了份工作——为了能和田柾国平摊房租。虽然田柾国明确表示过不用这样,但朴智旻的自尊心不允许他这么做。


田柾国送他什么礼物,他就一定要回等价的东西,一笔一笔算的清楚。


他不想欠田柾国什么。


工作占据了他太多时间,从一开始强打精神陪着田柾国,后来干脆放弃了。他也很想明白自己和游戏到底哪个更重要。对,就是这样无趣的命题,简单却足够致命。


田柾国对他来说,是救赎。把他从曾经无趣自怨自艾的深渊里拉出来,让他想要去变得更好,所以他努力工作了,努力积极向上了。


他曾以为他对田柾国来说,也是如此。至少他因为他不再失眠,是一件好事。


然后一切回到原点。




田柾国回来的时候就看见朴智旻呆呆的坐在沙发上,被他开门的动作惊扰,露出一些迷茫的神色来。他觉得有什么东西如鲠在喉,说不出来,咽不下去,只能沉默的向朴智旻走去。


朴智旻站起身来给了他一个拥抱,温暖又柔软。而田柾国一身寒气还未散去,他能感觉怀里的人有点发抖。田柾国伸到一半的手就那样犹疑了一下,最终还是抚上了朴智旻的脊背。


“我没事。”他听见自己这样说。“我没事。”好像是为了使人确信那样再次强调了一遍。


他安抚着朴智旻的情绪,也在整理自己的思绪。


“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会陪你的,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他听见朴智旻软糯的嗓音里带着显而易见的哭腔。


会好吗?他默然的想。


已经不能更坏了。



分手来的猝不及防又在意料之中。


田柾国打电话来的时候朴智旻正在公司餐厅吃着他最喜欢的外卖,面前还摆着他准备了很久的辞职信。


他本来打算换一份轻松的工作好有更多时间陪田柾国,他觉得熬过这段痛苦的时间以后一定会变得更好——


而田柾国那句我们分手吧就那样打碎了朴智旻仅存的希冀。


“为什么,你有什么想法可以跟我说,我可以改的。”朴智旻手在抖,喉咙像是被人掐住,呼吸都困难,他尽力让自己声音不要发抖,努力装作平静的模样。


“我想了很久,我们不适合,这样下去两个人都太痛苦了。”田柾国说。


朴智旻没法分析他声音里含着什么样的情绪,他只觉得整个人仿佛锈住了,做不出多余的反应。他在大脑里预设了很多回复,最后还是在沉默里败下阵来,才发觉田柾国已经挂了电话。


他放下手机,想继续进食,却发现自己丧失了食欲,吃什么都味同嚼蜡。


你得吃饭啊,朴智旻,吃完才有力气。


他机械的往嘴里塞白饭,眼泪大滴大滴砸进包装盒里,咀嚼的动作都显得困难。


最近哭的太多了。朴智旻想。然后他遵从本心放下了筷子,拿起手机反复编辑打算发给田柾国的短信,最终选择了最平淡的那一种。


“我不想勉强你,就这样吧。硕珍哥让你有空再去他那一趟,希望你一切都好。”


发完这条短信像是抽掉了他所有的力气,整个人都衰败下来。他无助的捂住眼睛,胸腔闷的像是快要死掉了。


田柾国回复了他一句谢谢,不知是在谢谢他的成全,还是在谢谢他的祝福。




*


夜路走多了,朴智旻倒是也挺想碰见鬼的。


这样他就能大喊大叫,好好发泄一场,但是他不能。




下班了以后他在公司旁边的网咖呆到了凌晨,开着以前常玩的游戏挂机,偶尔和旁边路过的角色聊一些有的没的。


游戏场景挺好看的,只不过上次更新完了以后不再有下雪的效果,他就只能看着屏幕上无边的雪山,和蹦蹦跳跳的待机人物。


其实他最喜欢看的无非是飘雪而已,现在没有了,于是他时不时打开好友列表看田柾国还亮着的头像。


他没删朴智旻好友。


甚至签名还挂着一句祝福的话。


朴智旻觉得那就是给他看的。他不知道该怎么想,田柾国至少给他留了点温柔,又给他留了点残忍的希望。


田柾国的头像灰了以后他也结账出了网咖,买了一罐汽水晃晃悠悠的走回家。


或许也不能称之为家了。


朴智旻一直觉得在晚上走路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心事越重越觉得脚步轻飘飘,骑自行车也一样,他以前最喜欢在夜晚骑自行车瞎逛。


那样的时间其实也不多,他家教严,父母不会允许他晚上在外面瞎跑。


他觉得他骨子里是有点叛逆的人,所以执意考到了别的城市,脱离了父母的管控,什么都开始乱来。


比如喜欢上男人,比如沉迷游戏,比如和陌生人约炮。


然后在父母面前仍旧装成乖乖孩子的模样。


他觉得挺有意思的。


放纵的后果大概就是丧失安全感。


即使最开始就对这样一段感情不抱期望,结束的那天还是会不知所措。




心事太多,朴智旻觉得他现在大概是一个面无表情的状态,像平常一样沉默的穿过街市,凌晨的城市要清冷很多,只有路边偶尔几个夜宵摊子还有一些人气,只是他人的喜怒悲欢没法触动到朴智旻,于是他只是匆匆扫了几眼,接受了所有信息,却分析不出什么答案来。


在楼下的时候他仔细探查了房间的情况,没有灯光,不知道田柾国是睡了还是已经不在。开门以后几乎是立刻发觉他已经搬出去了,他站在门口呆了一会,手指有点冻的没知觉了,才关了门开了客厅的灯。


朴智旻走两步扑进沙发里,整个人像没了骨头一样瘫在那,长长的吸了一口气,鼻子一酸,眼泪差点又掉下来。


他翻了个身,觉得灯光有点晃眼,又伸手把眼睛捂住了。






评论(2)
热度(21)

© 任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