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里有个朴智旻

失之城

2


田柾国对朴智旻的敌意,如同闵玧其对他的偏爱一样明显。当初SNS上他和闵玧其互动的多热烈,田柾国私下对他就有多冷漠。

或许是因为他这个半路出家的练习生看起来太不公平,又或许是他一来就抢走了最喜欢哥哥的宠爱,田柾国对他一直都没有什么好脸色。即使这样,朴智旻也没法讨厌他。大概是因为这个同出身于釜山的弟弟很容易让他想起朴智贤,又或是因为田柾国长了一张过分讨喜的脸。

原本对于不喜欢自己的人,朴智旻也不会去过多招惹引来更多反感,偏偏公司执意让他操着弟控人设,他不得不在镜头前去讨好田柾国,舔着脸说喜欢这个弟弟,离开镜头时却根本不知道如何去和田柾国相处。

平时镜头内外相处都只是勉强,在闵玧其的事情上田柾国更是从没给过他好脸色。

他曾经试图远离一点闵玧其让田柾国不那么迁怒自己,却被闵玧其敏锐的发觉,并扔下一句“你躲我我就躲田柾国”。朴智旻发觉这位哥实在是会抓重点,最终计划以失败告终。

朴智旻叹了口气,把着汤勺在锅里随意的搅动了两下,沸腾的醒酒汤发出咕噜噜的声响,特殊的香味伴着汽水蒸腾开来。他舀了一小口试了试味道,觉得差不多了就关了火盛了半碗去找闵玧其。

他轻轻敲了敲门,没有得到回应,就自己推开门进去了。一进门就看见安安静静闵玧其缩在床边,也不知道睡着了没有,床头灯却没关。朴智旻小心翼翼的走近床头,将碗放在一边,一时不知道该不该打扰他,于是蹲下来托着脸看着闵玧其。

闵玧其睡觉姿势总是差不多,老被调侃说是痛经少女,朴智旻却觉得不过是自我保护的一种形式。床头灯不亮,是暖黄色的光,打在闵玧其的脸上让他皮肤也泛上暖意,不像平时一样白到透明,像是下一秒就要消失。

朴智旻想伸手去摸摸闵玧其的脸,半路却觉得不妥,于是转而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声的喊:“玧其哥…玧其哥…”

“醒醒喝个醒酒汤再睡吧,不然明天要头疼啦。”

没有得到回应,朴智旻起身弯腰,手放在嘴边凑到闵玧其耳朵边拉长了声音喊他“闵——玧——其——”

闵玧其应该是听到了,不然也不会一把把他揽下来,甚至还往旁边让了让,嘴里嘟嘟囔囔着说:“再睡一会,等会再喝。”

朴智旻现在半个身子趴在床上,头抵着闵玧其的头,姿势十分变扭,挣扎无果以后干脆整个人躺了上去。

比起刚才,现在好像看的更清晰一点。闵玧其闭着眼睛,呼吸绵长,看不出到底有没有睡熟。隐约能闻到一些酒味,却并不令人讨厌。

朴智旻就睁着眼睛安安静静的看着他,胸腔里漫上奇怪的情绪,涨满了整个心房,有些发堵,又有一点庆幸。

算了,等会喝就等会喝吧。

朴智旻想着,闭上了眼睛。大约是床太柔软,倦意袭来,也睡着了。

一睡就是一晚上。

第二天早上朴智旻是被田柾国拖下床的,睁开眼睛的时候他还有点发懵,强打精神环顾了一眼四周,嗯……不是自己房间,看见床头那一碗凉透了的醒酒汤才回忆起来发生了什么。田柾国还算良心给他一点缓冲时间,看他清醒了一点就提着人的领子直接拖出了闵玧其的房间。

朴智旻实在是困的没有精神反抗,还好地板光滑,被拖着走也没有很难受,就是领子有点勒。

“你为什么会在玧其哥床上?!”田柾国看起来有点气急败坏的,把人拉到客厅就松了手,朴智旻顺势躺在了地板上,路过的人看了都要感叹一句糯米团子的黏性真的很强。

朴智旻实则不太想理田柾国,总不能说他给人送醒酒汤结果被人留下来不小心睡了一觉吧,于是干脆在地上哼哼唧唧的装没睡醒

“我都没和他一起睡过!”田柾国看他这幅样子更气了,完全没有意识到这句话有多么令人遐想。

朴智旻有点无语,心想这睡也装不下去了,于是坐起来拨弄了一下刘海,眯着一双眼睛抬头看着田柾国说:“田柾国?你喜欢男人吗?”

“说什么呢?我为什么要喜欢男人?”

“我也不喜欢男人,也不想跟你抢玩具,放过我行吗。我真的没有精力天天陪你玩这种小孩子的游戏。”

看着田柾国瞪大的兔子眼,朴智旻几乎是想立刻跟他道歉,大概是被打扰了睡眠让他心底的恶意成倍放大,这简直是他人生中最尖酸刻薄的一次,还来不及等他思考这样不带掩饰的话会带来什么影响,身后就响起了熟悉的嗓音:“大早上的你们在干什么呢?”

朴智旻身体瞬间僵硬,寒毛都竖起来了,像只炸了毛的猫,也不敢回头看闵玧其是个什么表情,他不知道闵玧其有没有听到他和田柾国说的话,如果听到了……那简直不要太糟糕了。

他实在想不到怎么接话,干脆的爬起来低着头快速躲回了自己房间,把一张门摔的哐当响,将烂摊子留给了田柾国。

朴智旻把门反锁的时候才发觉自己做了一连串的蠢事,懊恼的喊了一声把自己埋进了被子里。

“智旻啊,干嘛呢?”

郑号锡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时,朴智旻想,行,又犯了一次蠢。

闵玧其手里还端着那碗凉透了的醒酒汤,回头看了一眼躲进房间的朴智旻,感觉场面有点滑稽。

田柾国也没想到朴智旻这个人跑路这么迅速,对于闵玧其的疑问一时支支吾吾也想不出什么好理由,还好闵玧其也没有为难他,只扔下一句:“都是一个队的,少吵架。”

田柾国摇摇头一句“没吵架”还没说出口,就看着闵玧其转身进了厨房,田柾国看着他的背影犹豫再三还是什么都没做,默默回了房间。

珍哥早上没做早餐,厨房里只遗留着朴智旻昨天晚上没收拾的锅碗,闵玧其叹了一口气,认命的连同手上的碗一起清洗干净。

其实早上醒来的时候他喝过一口遗留在床头的醒酒汤,凉透了的口感算不上太好,也就没有勉强自己,端着出去的时候正好听见了那些话。

他站在原地思考了一下到底该不该出声提醒一下面前那两个人,最终决定装作没有听见的样子询问了一句。

后知后觉口腔里泛开了一点苦味,大约是醒酒汤太难喝了,连回味都是苦的。

朴智旻在房间里龟缩着玩手机玩了一下午,才让自己从上午的尴尬情绪中走出来,直到肚子饿的咕咕叫才想起来自己午饭晚饭都没吃,开门想觅食就看见闵玧其正瘫在沙发上休息。

电视还开着,沙发上的人像是睡着了没有什么多余的反应,客厅里也没开空调,实在算不上暖和,朴智旻稍稍犹豫了一下回房间拿出一床毯子,轻手轻脚弯下腰想给闵玧其盖上,拉着毯子想盖严实一点的时候却被人抓住了手腕,朴智旻惊讶抬起头,就对上了闵玧其古井无波的一双眼眸。

“总算让我逮到你了。”他说。

朴智旻心跳突然就漏了一拍,愣愣的看着闵玧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闵玧其拉着他的手腕坐了起来,朴智旻没反应过来顺势也跌坐在了沙发上,两个人距离有点过分近,呼吸都打在了对方脸上,朴智旻急忙坐直了身子拉远距离,闵玧其大概也意识到现在这姿势有些不合适,于是松了手,又怕朴智旻再跑,改作拉住他的衣角。

朴智旻莫名觉得这动作有点可爱,忍不住有点想笑,但担心会引起闵大佬不爽,于是强忍着没有表现出来。

闵玧其何其聪明,皱着眉头问他:“你躲我?”

朴智旻赶紧摇头,摆着手嘴里说着没有没有用全身心表示否认。闵玧其当然不会这么简单就放过他“那你早上遇见我以后就躲进房间里不出来是什么意思?”

朴智旻想起早上一场闹剧整个人又蔫巴了下来,支支吾吾解释道:“就是和小国说了点不该说的话……没脸见你。”

“不管你们两说了什么,有事情就该跟我说,不许拔腿就跑。”

“好。”朴智旻可怜巴巴的垂头认错,肚子也合时宜的响了起来,闵玧其轻声笑了一下,摸了摸他的头。

“今天都还没吃饭吧,哥去给你做炸猪排。”

听见炸猪排三个字朴智旻两眼放光,连忙说道:“正好冰箱里应该还有剩的材料,不用出去买了!”玧其站起来斜睨了他一眼,伸了个懒腰:“小崽子还挺清楚,是不是想吃好久了?”

朴智旻点头:“上次吃过以后就一直想吃。”

闵玧其对他的回答表示满意,低头捏了捏朴智旻的脸颊肉:“好吃的东西吃多了也会腻,何况你还要身材管理呢。”说完转身就朝着厨房去了,朴智旻在他身后揉着脸嬉皮笑脸的喊:“玧其哥的炸猪排是怎么吃都不会腻的!”


评论
热度(5)

© 任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