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里有个朴智旻

失之城

#糖旻

#轻微257

很久以前写的糖旻片段,扩写了一下,作为一个坑王不一定会有下章,随便看看

1

入秋了以后傍晚的空气都泛着丝丝凉意,钻入毛孔里带起一阵寒颤。朴智旻走到阳台点了一根烟,半个身子撑在栏杆上,手指间的光明灭可见,他眺望着江景,微蹙着眉头,眼睛里迷蒙一片,表情显得有些茫然。

轮船运作的声音在他耳边轰隆作响,明明是嘈杂的背景音却让他内心莫名平静。

闵玧其从他身后走近,看了一眼他的手,酒嗓里没太多情绪“少抽一点,伤嗓子。”

“没抽,”朴智旻说“点着玩。”

他把烟按熄在栏杆上,把剩着的半截烟头直接扔下了楼。他就那样直直的看着烟头消失在视线范围内,嘴角扬起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

“哥,你看我也挺坏的。破坏空气质量,还污染环境。”

“别开玩笑了。”闵玧其知道他在说什么,他一下子觉得轻松起来。

“哥也来阳台抽烟?”他转头看向闵玧其,薄荷绿的头发已经不像之前那么颜色饱满,更像是枯败的杂草。

“早戒了,现在是爱豆了,得对嗓子负责。”

“那你是来看我吗。”朴智旻笑眯了眼。

闵玧其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轻轻的嗯了一声。

“哥不用担心我,道理我都明白的。”

“就是因为太懂事了才担心你的,有些东西不用自己一个人扛的,依靠别人也是可以的。”

朴智旻有点惊讶,看进闵玧其的眼睛里,夕阳的余晖在他浅淡的眸子里映出好看的颜色,他突然觉得安心下来。

“谢谢哥。”

闵玧其嘴角微扬,露出宠溺的笑容来,他主动拉过朴智旻的手,把他带出了阳台。

“干嘛啊哥。”朴智旻乖巧的跟在身后,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吃饭。”闵玧其头也没回。

两人换好外出的衣服以后就出了寝室,闵玧其还是最平常的那类装扮,带着鸭舌帽和口罩,整个人从头到脚都罩在黑色里。朴智旻则戴着毛线帽,穿着暖色的oversize的长袖毛衣,看起就软乎乎的。两个人站在一起,对比格外强烈,朴智旻视线扫了一圈,忍不住笑出了声。

闵玧其听见他的笑声,难得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他转了转鸭舌帽的帽檐,歪头问道:“你笑什么啊?”

“没有,觉得哥穿衣服的风格跟我完全不一样的感觉。”朴智旻摸了一下鼻尖,连忙解释。

“哦,哥的时尚你不是也一直没跟上过吗。”闵玧其脸上是一贯的臭屁神情,他拉过朴智旻的手,自然的往前带。“走了,去吃东西,哥请你。”

“哇,那我要吃好多!炸鸡!炸酱面!年糕汤!”

“没志气,就不能吃点好的?”

“反正哥对我最好啦!”

最终闵玧其赖不过朴智旻,去了他们最常去的一家小店,老板算是相熟,看见他们来了就将他们带进了僻静的隔间,菜单拿上来就被朴智旻眼疾手快的抢走,结果犹豫了半天了也没点什么东西,闵玧其就安安静静的等他,又看不下去他愁眉苦脸的样子,语气平淡的说:“想吃什么就点,别担心什么别的,我有钱,吃不完就打包带回去给他们吃。”

朴智旻抬头看了闵玧其一眼,问“哥你想吃什么吗。”

闵玧其调整了一下坐姿,“你看着点吧,我随便。”

“一份牛肉汤饭,一份炸酱面,两份年糕汤。再来一份炸鸡。”朴智旻点好了餐,礼貌的把菜单递还给老板,转头和闵玧其说:“哥,汤饭和炸酱面我们分着吃吧。”

“行。”闵玧其想都没想就答应了。朴智旻得到答复满意的笑开了,鼻子都皱起了秀气的弧度。闵玧其低头整理餐具,嘴角也露出笑容来。

“哥,柾国……”朴智旻话没说完就察觉到了闵玧其收敛了笑容,他有点怂,但还是硬着头皮继续说了下去。“柾国他还小,不懂事,崇拜你也无可厚非,不用对他这个样子吧……”

说完又心虚的摸了摸鼻尖,也不敢看闵玧其的眼睛,就低头看着桌面。闵玧其把手里的筷子搁下,声音有点冷淡:“是他让你来当说客的?”

“没有没有,我就是……看他这几天都没精神……”朴智旻连忙解释,怕忙内在他心里的印象又打折扣。

“心疼了?”闵玧其打断他。朴智旻愣了愣,对上闵玧其的眼睛,心里莫名有点难受。

“也不是……唉……”

朴智旻不知道怎么说下去,正巧老板端了两碗年糕汤上来,闵玧其从旁边的筷筒里抽出两把勺子,分了一个给朴智旻,“先吃饭吧,我心里有数。”

“嗯。”闵玧其都发话了,朴智旻也没什么好继续问下去的,他这个哥哥比他自己要靠谱多了。

两个人安安静静的埋头喝了会汤,待到东西都上齐了,闵玧其喊了朴智旻一声。

“智旻呐。”

“嗯?”

“多为你自己想想吧,别总为了别人活。”闵玧其夹起一块牛肉放进他碗里,一边搅拌着汤饭,一边慢慢说着话,酒嗓沉醉动人。

“哥总是希望你能像以前那样每天都开开心心的,但是你现在长大了,想的也多了,这挺正常。我就是想要你知道,无论怎么样,哥永远站在你这边的,有什么不开心的,跟哥说就好了。”

“我比你多活了几年,经历的事情也要更多,不想看见你陷入哥以前的困境。”闵玧其顿了顿,好像是回忆起了什么似的叹了一声。

“智旻呐,做你自己想做的吧。”

朴智旻看着那块被煮的软烂的肉,鼻子有点发酸。他拿起筷子夹起牛肉放进嘴里,好似发泄一般狠命嚼着,一边搅拌面前的炸酱面,然后咽下嘴里的东西跟闵玧其说。

“哥,我要吃你的汤饭。”

闵玧其刚舀起一勺饭的手顿了一下,快速的送入自己嘴里,然后把汤饭推到了朴智旻面前,把他拌好的炸酱面端过来。

一套动作行云流水,他轻声笑了一下。

朴智旻也在他对面傻笑。

那天饭吃了挺晚,两个人吃完东西又点了几瓶酒,坐在座位上边喝边聊,漫无边际的聊。从练习的各种糗事到以后对未来的展望。朴智旻感觉他好像很久没有笑的这么开心过。

从成为练习生开始,压力如影随形,即使出道至今,一位也拿到了,朴智旻也从未真正松懈下来。

应该能做更好的,还能做得更好,想为团队做得更好。

他度过的那些艰难日子,还好有闵玧其在一旁默默陪伴他,准许他在他工作室挨过一个个深夜。

闵玧其说总听见他半夜缩在沙发那小声呜咽,喊他名字也得不到回应,不知道是做了什么悲伤的梦。朴智旻却毫无概念,他甚至没觉得自己做过梦。他笑着问闵玧其:“哥你别是看我那样子可怜才一次次收留我的吧。”

没想到闵玧其认认真真看着他眼睛说:“对啊,看见你沉浸在痛苦里的样子哥心痛的快要死掉了。想着对你好一点会不会就不会那么难受了。”

朴智旻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回答一时有点愣怔,闵玧其却露出牙龈笑的有些促狭,他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还真的信了?哥在工作室一个人熬夜也很孤独的。”

“有智旻陪着会好受很多,不是因为什么多余的怜惜心。”

朴智旻嘴角撇了撇,一副被欺负了的无辜的模样。心里却在想,大概没有人比闵玧其更了解他了。

了解他那无谓的自尊心,了解他比起被可怜,更希望被需要着的,微弱期许。

太不公平了,他却几乎没法理解面前这个男人太多。

朴智旻想着,恶狠狠的灌下一杯烧酒。

喝完酒后回到寝室楼已经将近午夜了,朴智旻扶着略有醉意的闵玧其推开门却发现忙内坐在客厅,听见开门的响声正回过头来看着他,那眼神太过锐利,朴智旻忍不住瑟缩了一下,半晌后才鼓起勇气喊了一声:“柾国啊,快点来帮我扶一下玧其哥,要撑不住啦。”

田柾国听见后迈开步子朝他走来,直到从他身上夺过一半闵玧其后才停下他过于侵略式的目光投射。

朴智旻在他走过来的时候恍然意识到忙内已经长的比自己还要高大了,肌肉也比前些年明显了很多,除了那张脸还是一副小孩子的模样,看起来怎么也是个大人了。

他出神的时候田柾国不耐烦的打断了他的思绪:“你和玧其哥出去喝酒了?为什么不叫我?”

“玧其哥叫我出去的,当时你不在……”

“那你不会……”

“够了。”闵玧其像是被田柾国忽然提高的声音惊醒了,从被架着的状态挣脱开来,揉了揉眉心。“是我不叫你的,你吼智旻有什么用?”

田柾国表情一下子变得委屈起来,看着闵玧其,也不说话。闵玧其挥了挥手,踉踉跄跄朝自己房间走去,“都去睡觉吧,不早了。”

朴智旻看了看闵玧其潇洒的背影,又看了看身边散发着幽怨气息的田柾国,选择了闭嘴远离。

即使长成大人了,心理却还是跟小孩子没什么区别,想独占喜欢的东西,想要什么就会说出来。

大人却都学会了接受遗憾和隐藏情感。

评论
热度(4)

© 任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