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里有个朴智旻

失之城

#糖旻

#轻微257

很久以前写的糖旻片段,扩写了一下,作为一个坑王不一定会有下章,随便看看

1

入秋了以后傍晚的空气都泛着丝丝凉意,钻入毛孔里带起一阵寒颤。朴智旻走到阳台点了一根烟,半个身子撑在栏杆上,手指间的光明灭可见,他眺望着江景,微蹙着眉头,眼睛里迷蒙一片,表情显得有些茫然。

轮船运作的声音在他耳边轰隆作响,明明是嘈杂的背景音却让他内心莫名平静。

闵玧其从他身后走近,看了一眼他的手,酒嗓里没太多情绪“少抽一点,伤嗓子。”

“没抽,”朴智旻说“点着玩。”

他把烟按熄在栏杆上,把剩着的半截烟头直接扔下了楼。他就那样直直的看着烟头消失在视线范围内,嘴角扬起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

晨光与月色

这首后摇,双声道,绝了,真的绝了。
听了两年后摇很久没有过这样的感受了,必须要戴耳机好好体会的珍品。

这个世界的ABO不可能这么玄幻(2)

#沙雕文学
#国O旻A

2
贴心大哥金硕珍感受到了来自某A人士的低气压,决定给予十分的关怀安慰,当天就带着小朴外出喝酒排解压力。
朴智旻一边魄力十足的一杯一杯喝着啤酒,一边嘟嘟囔囔和金硕珍倾诉着自己内心的纠结和苦痛。
金硕珍听完扶着下巴深思了一会,最终拍了拍朴智旻的肩膀道:
“智旻啊,虽然你确实没有柾国儿强壮,但是……”
“但是……?”朴智旻眼睛发亮盯着金硕珍,只见金硕珍一脸正义凛然的继续说道
“你的信息素比他好闻啊!”
……
朴智旻伏了。

田柾国的信息素,大概是柠檬味的,但不是那种清新的酸酸甜甜的柠檬味,按金硕珍的话来说,就是那种“闻到就觉得牙酸”的柠檬味。
然而对朴智旻来说,并没有什么区别。
毕竟他超能吃...

这个世界的ABO不可能这么玄幻

#国O旻A
#沙雕文学,随便写的
#就是看见很久没更新了随便发点证明自己还活着

1

最近防弹少年团发生了一件震惊了全团的大事。
他们的黄金忙内肌肉兔田柾国——分化成了一个O。
虽然在此之前朴智旻分化成A已经给他们带来了某种程度的惊吓。
但比起田柾国居然分化成O这件事,朴智旻分化成A好像并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事情。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强壮的O。”脑性男金南俊不可思议,“这是真实存在的吗。”
“看来要给柾国备上很多抑制剂了。”大哥金硕珍操心不已。
“以柾国的体能分化成O的话应付舞台应该也没什么问题吧。”编舞队长郑号锡陷入思考。
“和方pd好好谈谈吧。”实权闵玧其一锤定音。

相比于哥哥们的担忧,忙内本人倒是...

BTS朴智旻|生日开屏应援活动开启

LOFTER娱乐主播


他是秋天安静的少年人,朴智旻。是万物沉寂的成熟光辉,是诗人不忍下笔的柔软人间。

他也走过磅礴大道,偏生新的理想故事。无畏面目模糊的前路,只守着风雨兼程。

上帝不曾看轻他的努力。

如今他是万顷星河唯一揉掉黑暗的存在,温柔勇敢。

未来相见,必是更加确切的唯一光明。


即日起,至10月11日12:59:59点,请为本帖送上小红心点赞


红心数量超过3k:送上LOFTER娱乐领域庆生轮播位

红心数量超过5k:LOFTER娱乐领域庆生轮播位+生贺专题

红心数量超过1w:送上LOFTER开屏

(PS:小蓝手是不算的哇,只有小爱心才算...

要什么快乐,有钱就是快乐。

我其实很不喜欢把朴旻写成那种,恶却又弱小的文。

我不喜欢他是漂泊浮萍脆弱不堪,得抓住爱情稻草才能勉强苟活。

或者又是被苦难折磨的一无是处,露出凶恶爪牙却无能为力,只能待人拯救。

不喜欢是因为看的会很难受。

他可以善良弱小,或者恶毒且强大。前者他有神性,后者他能自保。

我不想看他在黑暗里孤立无援,那太现实,又过于人性。

像是看见美好的东西被糟蹋一样的感觉。

不喜欢这样的题材。

但是尊敬能写出神仙文章的人。

Abigail

*非典型国旻

*更新三千字


*

朴智旻回家的时候田柾国在和金硕珍一起打游戏。

两个人在客厅玩的热火朝天,甚至都没注意到朴智旻回来了,他也没在意,换上拖鞋从冰箱里拿了一罐橘子汽水便回了自己房间。

朴智旻坐上床,拉开拉环,顺手将拉环套在自己小拇指上。他将汽水倒进床头柜上放着的玻璃杯里,看着气泡一点点的冒上来,炸开在水面。客厅里嬉闹的声音钻进他的脑子里,搅动起混乱的思绪,疲倦如同气泡一样从脚底升腾起来,让他隐约觉得有点头疼。

最终他也没喝下那罐橘子汽水,倒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了一个小时呆,然后陷入昏沉的梦境中。


梦境应该是一种什么样的东西呢?

现实的反映,还是大脑中真实想法...

白光

*随手乱打
*不知道在写什么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他坐在羊毛地毯铺成的地板上,看着窗外天色一点点暗淡下来,直到黑暗将他吞没,面前的手机成了唯一的光源。
他偶尔在这样时光的间隙中思考人生的真谛,然而即使有情绪在他的胸腔翻腾呐喊,他脑子里也空白一片,他察觉到内心深处自己在嘶吼着什么,却完全听不清楚,像是隔了层雾,语句在其中发散蒸腾,最后能听到的不过是仿佛小儿咿呀学语一般的声音。
他好像忘记了很重要的事情。
意识到这一点以后他的脑袋突然剧烈的疼痛了起来,像是活生生被人劈开了一般,他痛的抱住脑袋在地板上蜷缩成一团,疼痛却没有因此而减轻。
呻吟从他口中逸出,惊动了旁人,有男人匆匆赶来...
1 2 3 4 5

© 任宋 | Powered by LOFTER